sm aktie


不合理的 交易过程、对 市场缺乏了解这是最大最普遍的一个原因,也让我们感到惊讶,因为很多 交易者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很多 人在没有充分了解交易、没有完善交易方法的情况下就开始交易真实账户了。


  于是他们在交易当中也是迷迷糊糊的,过早 退场行为就频繁的出现了。


   近因效应我们之前解释过这种近因效应,它是指人的认知和行为会受到最近一段时间经历的影响。


  于是,刚刚遭遇过 亏损的交易者可能会偏向于 保守交易方式,以免再次陷入亏损当中。


  而过早退场就是保守心理的结果之一。


  不要一下子把子弹 用完,子弹可以随时装填。


  4.正眼看市场,摒弃幻想。


    不要感情用事,憧憬未来,过多回忆过去。


  一位 美国期货交易员说。


  一个充满希望 的人 是一个美丽而 快乐的人他不 适合做一个 投资者


  一个成功的投资者能把自己的情绪和交易分开。


    市场永远是对的,错的永远是自己。


    5.不要轻易改变自己的想法  预先设定好当天的价格和进场计划,不要因为眼前价格波动的影响而轻易改变决定。


  根据当日价格的变化和市场消息面的变化而临时 做出决定,是非常危险的。


    铁军必须有铁的纪律。


  投资专家认为,近两周的修正 可能是由于 油价技术性超买后的趋势修正。


  虽然短期的坏消息确实引发了多头资金的踩踏离场,诱发油价下跌,但这 并不会逆转。


  中长线走势。


  据观察机构数据显示,美国国内 各大机场的客流量正在恢复,达到疫情开始以来的最高水平,此前被迫无薪休假的航空业从业人员也正在重返工作岗位。


  这 意味着 原油 需求的一个主要来源正在继续恢复。


  而截至目前,已有132个国家和地区注射了4.1亿剂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经济前景持续看好。


  同时,世界主要经济体都在继续实施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措施,这意味着主要 石油消费国的需求表现将在之后进一步回升,欧盟暂停疫苗的小波折不会改变。


  前期的大方向。


  2020年3-4月最严重的时候,全球原油需求曾经下降了30%。


  如今,原油需求量已达到爆发前100桶/日的峰值消费的95%左右。


  因此,在 欧佩克及其盟友,即所谓的/欧佩克+/仍保持相当大的减产力度的背景下,经过上周的大幅下跌,油价自年初以来仍有超过20%的涨幅。


   未来可能就是现在这种 金融占有大量的社会资源,然后又是超利润分配的这种模式,需要 调整


  到微观层面,小孩们报志愿找工作,不再选金融和银行保险。


  而且如果回过头去看,在上世纪50年代,美国是出过一本凯德曼报告,核心就是要遏制金融资本,扶持产业资本。


    如果说从 每一个国家每一个社会的角度,最保守的一定是政府,因为他是守城者,而对于全球来说,最大的守城者是美国,现在的格局对他的利益纠葛是最深的。


  所以美国整体开始调整,全都 是在做防御性的调整,大体判断会持续10年以上,就是在未来10年的过程中,美国内部一定是在调整。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桑德斯提议把平均最低工资每小时7块5美元提到15美元,虽然没有通过,但是他还是依依不饶,直接就说比尔盖茨要交税,巴菲特要交重税,主要是你们挣太多了。


  还有要想把人工智能推出去,那就要给失业人群每个月发1万美元。


  人工智能最典型 的是降低劳务就业率,降低福利和就业率,都能用机器。


  而人是现实的,要把这块守住,才能往前推。


    2035年之前,美国面临一些内部的不确定因素,咱们是太确定了,一步步走肯定是要走完的,大体上是用咱们的确定性来应对他们的不确定性。


   中国让美国感到挤压的就是中国的发展速度和这种发展模式,美国人感觉他扛不住。


  美国人用住的大房子,开的高能耗的车,中国要奔小康都按这个标准来,地球是扛不住的,一定会对美国利益产生巨大的挤出效应。


  所以美国一定要在 能源方面大做文章,拜登一上台就加入巴黎协定,围绕清洁能源做了很多工作。


    其实无非就两条,首先是能获取什么能源,然后就是把能源 利用好,把生产出来的东西分配好。


  怎么利用能源是科学家的问题,怎么把它组织是企业家的问题,怎么分配是政治家的问题。


    中国的应对是在 碳中和之前要碳达峰,言外之意在碳中和之前,中国是高碳排放,先把能源要用足了,但是这里面还是有不确定性。


    第一,现在对于新能源的认识是不是足够的?第二就是传统能源的能耗方式是不是还有可改进的地方,我听说是中国这方面挺厉害,可以实现美国能源取用的方式,但是能耗还要大幅度的下降。


    掀起这一轮绿色金融全是中央央行,最早提的是英国的央行行长,金融口在重视绿色、重视能源。


  他们认为能源的变化、绿色气候的变化会带来金融危机,所以中央银行要维护金融稳定,必须研究这个问题。


  我觉得可能还是全球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之间进入了一个重新配置结构的关键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