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s conti


无为 推广法。


   无为而治做好自己的,认真踏实的 做事做网站,其实和 做人一样。


  我们认为,将其解读为“鹰派” 发言、甚至解读为美联储已经开始讨论“缩减”QE,是不够准确的。


    第一, 鲍威尔的发言是透过媒体采访发布的,属于非正式媒介。


  且鲍威尔的发言,主要是回应主持人非常有针对性的提问:美联储是否有 能力 美国经济中撤回(前期释放的)钱、这么做是否有影响?(Areyouabletodrawthatmoneybackoutoftheeconomyanytimesoon?Anddoesitmatterifyoudo?)面对此提问,鲍威尔自然需要提到未来 货币 政策转向与退出(参考NPR报道《Tracript:NPR‘sFullInterviewWithFedChairmanJeromePowell》)。


    第二,鲍威尔虽然提到政策转向,但其表述是非常谨慎和克制的。


  首先,其并未使用“Taper”(紧缩)一词,而是用“GraduallyRollBack”,旨在传递“不急转弯”的信号。


  更不用说,其一直强调要看到“实质性进展”、“经济几乎完全恢复”,才会撤回非常规政策,并且一定会提前释放大量信号。


  且鲍威尔前一日的发言对于通胀是看淡的,认为美国通胀率偏低是一种长期现象,很可能延续。


    第三,从美国市场表现看,这段在3月25日 美股早盘前发布的采访,虽然使美股三大指数低开,但当日尾盘集体拉升转涨,且26日三大股指维持涨势。


  鲍威尔的发言并未能造成股市的“ 恐慌”。


    我们认为,对于美联储货币政策“急转弯”或者“过早转弯”的担忧,尚无必要。


  一方面,美国经济基本面(尤其是就业)距离疫情前 水平仍有差距,美联储至少需要“按兵不动”以维持对经济的支持。


  另一方面,美联储愈发重视与市场的沟通,叠加“平均通胀目标制”又为政策转向提供了一层缓冲,我们有理由相信美联储会尽可能做到温和、缓慢、透明,以维护自身的信誉,杜绝市场“恐慌”及其造成的金融风险。


  事实上,当前北海 布伦特 原油相对迪拜原油的溢价价差已经达到了自2019年底以来16个月最大水平,这显示 中东地区已经存在原油 供给相对过剩的 局面,以致于其必须在国际市场上以明显低于 基准布伦特原油的价格才能得到出售,但其价格优惠程度一旦达到一定水平,却也会引发国际买家转移采购方向,这迟早将在全球石油市场引发下一轮连锁反应。


  本月初,OPEC及其盟友同意到7月为止再恢复每日200万桶原油的 产能,以逐步解除去年 疫情爆发以来的限产措施,为最终产能重返正轨作铺垫。


  OPEC+之所以会如此安排,是因为他们 有信心认为疫苗的进一步推广将令全球经济活动水平进一步回升。


  而就在此同时,有关伊朗核问题谈判有望重启的预期,也进一步令投资押注来自中东地区的供给会增加。


  这恰好却与北海油田进入例行维护期的时间窗口相叠合,共同造就了中东基准原油价格相对布伦特原油贴水扩大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