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c stock


我接触金融衍生品近4年。


  目前还没有从市场上获得像样的利润。


  保持盈利时间最长的记录是三个月,450元,三个月时间翻了十倍。


  盈利最高的时候,是第一次 入金人生中第一个账户,在铁汇开的,60%的 奖金,入金1500 美金,账户资金达到2500美金左右。


  一周时间, 账户金额超过 1万美元


  之后就被爆仓了,完全 没有办法


  我估计总共损失了7000美元。


  年轻人,钱不多。


  2013年7月,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打算在暑假期间找一份暑期工。


   我对就业没有任何概念,找工作也不可能。


  有一天,我联系了表哥,他说他在上海一家金融公司。


  当时我对金融的理解只是一个名词。


  后来一个人去了上海,去现货白银公司面试做 业务员


  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接触到盘面。


  感觉行情涨跌都很容易。


  当时 我就决定,如果能学会交易技巧,岂不是一个赚钱的金融炼金术?作为公司的业务员,我主要是开发客户。


  在其他业务员午休的时候,我就在网上找有关股票、期货的视频看。


  这是学习的初始阶段。


   春节前后,深圳、北京、苏州、成都等多地推出 数字 人民币红包试点 活动,让百姓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年味儿,如今新一轮试点活动再次升级。


    深圳罗湖区“数字人民币 春之礼”活动近日启动,不仅 面向此前已是“数字人民币APP”的 用户,还包括50万名新 中签者。


  只要中签,用户便可在活动期内无限次享受专属数字人民币支付方式的额外 优惠


    新老用户皆可参与  “数字人民币春之礼”活动是数字人民币研发过程中的一次常规性测试,由 罗湖区政府主办,罗湖区政府和辖区内运营机构共同出资,面向深圳地区“数字人民币APP”用户推出总计1000万元的优惠福利。


    4月10日至23日活动期间,“数字人民币APP”用户在深圳市范围内指定 商户使用数字人民币消费,即只要人在深圳,即可申请成为数字人民币“白名单”用户,在指定商家消费可无限次享受数字人民币专属优惠,如“全单9折”“满100减20”“满300减50”等不同的商家优惠。


  目前,深圳已完成数字人民币系统改造的商户有3万多家,其中参与此次活动的优惠商户包括478家门店,涵盖商超、餐饮、文化等多个领域。


     5月资金市场面临的流动性缺口有多大?  基于超储五因素模型拆解来看:  1) 财政 存款:5月财政通常收大于支,当月新增财政存款通常为正,主要是收入端受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影响,税收收入可观,同时财政支出较弱。


  如果按照2015年至2019年历史区间水平判断,5月新增财政存款均值约4000亿元,我们 预计今年情况也差不多类似,财政上缴带来的流动性缺口可能在3600-4000亿元附近。


  除了财政收入上缴外,还需要考虑 政府债券净融资规模。


  去年5月财政存款增量大幅赶超 季节性,主要就是受到了政府债券供给放量的冲击。


  我们预计5月政府债券供给压力会相比3-4月有一定抬升,但会低于去年同期。


  具体来看,地方债方面,单月净增量可能达到6000-8000亿元。


  国债方面,根据国债发行计划,二季度附息国债发行支数与2019年持平,5月到期量仅有1403亿元,明显低于4月的4861亿元,假设单支发行规模与3-4月份接近,我们预计5月份国债的净增量在3000-3500亿元左右。


  政府债券合计来看,我们预计5月净增量可能在9000-1.1万亿元附近,供给压力环比上升,但低于去年同期的1.2万亿元。


  如果考虑到资金 投放提速,政府债券净融资对银行体系流动性的抽离量可能在7000-9000亿元附近,对应合计的5月财政存款增量会升至1万亿元-1.2万亿元附近,高于往年月份但低于去年同期。


    2) 外汇占款广义口径外汇占款与银行结售汇差额走势相对一致,从近几年银行结售汇情况看,5月、10月、12月结售汇需求走高的情况较为常见。


  我们今年5月银行结售汇延续往年季节性特征,甚至可能会超季节性走高。


  一方面,今年前三个月已披露的净结汇数据都要高于往年同期;另一方面,4月美元重新走弱,市场也会产生一种担心,暨美国第二轮财政刺激下,短期人民币会继续相对美元升值,这种担忧可能也会推动企业尽早进行结汇。


  此外,近期广义流动性收紧的背景下,企业人民币融资难度边际其实有所提升,在这种背景下,通过净结汇补充人民币资金需求,成本可能要比依托于贷款等融资更为合适。


  综上来看,我们认为5月央行广义外汇占款可能仍以净投放为主,对资金面有支撑。


  此前3、4月份市场对资金面的“误判”,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可能就是来自于广义外汇占款的投放。


  因为相比于其他可以“看得到的手”而言,央行在广义外汇占款层面的投放是比较难以预估和预判的,属于“看不见的手”,也容易被市场忽视和低估的,这也是为什么市场此前对3、4月超储率预判普遍较低。


  我们预计今年5月广义外汇占款的净投放规模可能与今年2月相近,在1600亿元-1700亿元附近。


    3)流通中的现金+法定存款准备金:季节性特征看,5月流通中的现金通常表现为净回笼,最近几年的幅度在 1000亿元-1800亿元附近,我们预计今年的回笼量可能接近区间上限,约1600-1800亿元附近。


  法定存款准备金的扰动整体可能不大,如果央行没有对存款准备金率进行调整,该项的变动通常不会出现明显的超季节性。


  剔除去年5月定向降准影响后,往年5月缴准带来的流动性缺口通常不高(800亿元-1000亿元),与M0回笼对冲后,可能仍有800亿元-1000亿元的流动性支撑。


    4)公开市场操作:目前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尚有600亿元的逆回购待到期,同时月中还有1000亿元的MLF和700亿元的国库现金定存到期,续作投放压力整体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