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英镑兑美元涨0.13%至1.3905;一周期 波动率 升至8.32%,为3月下旬以来最高;苏格兰独立投票也推 高了英镑波动率。


  盛宝银行的JohnHardy在报告中表示,如果英国央行延长量化宽松时间范围并 做出更乐观的预测,那么英镑兑美元可能升至1.4000以上。


   欧元兑美元跌0.07%至1.2005;一度触及4月19日以来最低点1.1986;不过,野村的JordanRochester 预计,随着疫苗接种人数增加,到5月底/ 6月份,欧元兑美元将向1. 22反弹;年底目标 是1.25。


  欧元兑英镑 下跌多达0.3%至0.8623;下看目前在0.8622的55日移动均线。


  美元兑加元跌0.34%至1.2267,一度下跌0.45%至1.2252,为2018年1月31日以来最低。


  继耶伦紧急澄清没有预测加息之后,周三晚间,多位美联储官员发表了公开讲话,重申通胀不太可能失控。


    他们都表达了相似的观点,即在当前 经济复苏的环境下,通胀近期将明显上升,但同时明确指出上升只是暂时的,试图降低近两年加息和 缩减QE的可能性。


    美联储副主席 克拉 里达:经济不会过热,现在不是讨论缩减 购债的时候  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表示,随着经济重新开放,通胀将面临上行压力,但假以时日,这些压力会得到解决。


  他指出,数据显示,通货膨胀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克拉里达还表达了对 美国经济的乐观看法,称美国今年将成为全球经济 增长的火车头。


  不过,随着疫情危机逐渐消除,他预计经济增速会逐渐下降,预计今年美国的经济增长率为7%,预计通胀率接近2%。


    克拉里达的基本观点是经济不会过热,现在还不是讨论缩减购债规模的时候。


  他认为下行 风险可能包括出现耐疫苗的变种毒株。


  如果看到不可预见的通胀压力,将使用工具来降低通胀。


    克拉里达拒绝透露他在美联储利率点阵图预测中的点位。


    美联储理事鲍曼:未来 几个月通胀将升至2%以上,但持续超标风险很小  任内拥有FOMC永久投票权的鲍曼预计未来几个月通胀将升至2%以上,但他仍预计通胀持续超过美联储长期目标2%的风险看来依然很小,同时预计通胀持续爆发将带来较小的风险。


    他指出,美国2021年GDP增长可能超过FOMC预期的6.6%,但美国经济复苏还没有完成,就业还没有达到目标,预计今年夏季的就业增长将异常强劲。


  未来最大的风险仍然是疫情的进程。


  【克里姆林宫:取消对“ 北溪-2”项目 制裁言论未得到官方 证实美国媒体18日以知情 人士为消息源报道,美国政府打算放弃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 项目运营方及企业负责人实施制裁。


  5月19日,俄罗斯总统新闻 秘书 佩斯科夫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对关于美国有可能取消对“北溪-2”项目制裁的言论进行了评价。


  他表示,出现这种言论本身比准备制裁的消息要好得多,但是并没有得到官方的证实,因此很难被视为一个信号。


   人民币(6.3981,0.0029,0.05%)急升行情得到遏制,加快外汇市场发展仍有紧迫性︱汇海观涛  推出外汇期货可以极大拓展人民币外汇市场的参与主体范围,提高人民币汇率价格发现的透明度,提高人民币汇率的公信力,这对于中国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都有深远的意义。


    上周初,境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延续了前一周的急涨行情,收盘价(指境内银行间市场下午四点半收盘价,下同)和 中间价分别于5月31日和6月1日创下三年来的新高。


  5月31日和6月2日,央行、外汇局先后出台一次性提高两个百分点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和发放103亿美元合格境内 机构投资者(QDII)额度的措施。


  之后,人民币汇率冲高回落,到 6月4日,中间价和收盘价较前高各回调了0.8%。


    在央行就汇率维稳密集发声并祭出调控大招的情况下,市场外汇抛压减轻。


  5月28日至6月4日,银行间市场即期询价交易日均成交量为371亿美元,较5月25~27日500多亿美元的峰值回落27%。


  至此,人民币这波急涨行情暂时得到遏制,央行汇率 预期管理初战告捷。


  但今天我们不谈汇率预期管理,而是谈谈外汇市场发展问题。


    离岸 做多人民币的组合 交易策略或是可行的  上周在《第一财经日报》专栏文章中, 笔者提出,某些机构(不排除有中资机构参与)或在 离岸市场根据“美元跌、人民币涨”的中间价报价机制,构建了“汇市+股市+外汇期权”的人民币多头组合交易策略。


  有很多朋友对此比较感兴趣,向笔者询问具体是一个怎样的套利机制。


    笔者以为,机构(如对冲基金)或提前在离岸市场买入未来一两个月到期、执行价在6.20至6.30的买入美元/人民币看跌的美式期权。


  然后,在近端拆入等额美元,于离岸市场现货抛出美元换取人民币,砸低美元/人民币离岸汇率CNH。


  接着,通过陆股通买入A股,同时通过炒作“ 人民币升值催生A股长牛”“人民币升值吸引外资增持人民币资产”等“故事”,进一步助燃市场做多人民币和A股热情。


  如果CNH加速升值至执行价,机构就可以卖出A股行权换回美元。


  如此,机构既可赚取人民币升值的汇差,又可能赚取A股上涨的价差。


  当然,如果机构也可以只做期权和汇市两个市场的组合交易,只赚取汇差和本外币利差。


    如同上周专栏文章中所指出的,对于这种在离岸市场发起的人民币多头组合交易策略,从内地来讲,我们既没有管理,也没有数据,监管难度相当大。


  而加快培育和发展境内外汇市场,用改革的办法解决前进中的问题是重要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