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G MARKETS外匯


随着大宗商品消费的快速增长和饱和,此次1.9万亿的 刺激政策可能会有一定比例的资金流向投资领域。


  根据 瑞穗证券的调查,约有40%的 受访者表示会将一定比例的直接获得的资金投资于股票和比特币。


  其次, 美国的基建 计划与1.9万亿刺激计划不同。


  它不是短期内可以完成的,所以应该从中长期的角度来看。


  与 2万亿元基建计划相对应 的是拜登政府还有一个增税计划。


  凡是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 的人都将 面临加税,大公司也可能面临更多的纳税。


  因此,从中长期来看,拜登的政策并不是盲目刺激经济,还应该考虑财政平衡的问题。


  “其中,有三个方面的猜测正在逐步兑现,分别是 中美 利差变小、 美元指数 盘整和金融 动荡 加剧,这是导致近期人民币汇率回调的主要原因。


  ”  对于这三个方面,管涛进行了进一步的分析:  第一,中美利差变小。


  结合 美国经济恢复的情况,会出现两种情形。


  其一,若美国经济如期恢复,即便美联储不加息,在美联储宽松边际减弱和通胀预期的刺激下,美债收益率仍有可能走高,导致中外利差收敛(疫苗对人民币汇率是利空)。


  其二,若美国经济重启受阻,而 中国货币政策不变,中美利差扩大;但如果中国货币政策放松,则中美利差保持或收敛。


    第二,美元指数盘整。


  去年有 市场观点认为美元指数进入了中长期的贬值通道,并认为美元今年会继续走弱。


  但近期看到美元开始反弹,这是由于一旦 疫情得到控制,接下来就看谁的经济修复得更快。


  实际上,美国的经济在疫情暴发之前比欧洲、日本都要好,叠加欧洲的疫情在近期又出现了第三波传播,所以美元最近又开始走强了。


    第三,金融动荡加剧,分为国内和国际两种 风险


  国内风险在于信用风险暴露,银行呆坏账增加。


  国际风险则在于资产价格与实体经济的背离引起的金融动荡,以及对新兴市场债权或资产的减记风险。


    “扩流出”是资本双向开放的 “如果美联储维持目前方向,在美元需求下降时并没有采取行动削减资产负债表的扩张 步伐,则已相当于推出新一轮刺激措施,市场上可能会发生令人瞩目的事件。


  ” 弗朗西斯· 苏格兰说。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 2月底的发言中并没有暗示 有意干预债市,暂无迹象表明市场出现任何金融紧缩。


  弗朗西斯·苏格兰认为,当前美债收益率上升的 趋势与实际GDP 回升至疫 前水平的步伐相符。


    “只要收益率呈逐步上涨的趋势,或者至少与经济恢复的步伐一致,那么随着名义GDP的回升,资金应该会由成长股轮换至深层价值周期股以及小盘股。


  但如果 利率因某些原因而加快上升,那么市场或会出现波动。


  ”弗朗西斯·苏格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