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ap aktie


外汇 市场的短期 波动会受到 非农数据影响


  非农数据对外汇市场有什么影响呢?下面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非农数据对外汇市场的影响。


  大家可以一起看看。


     美国在每月第一个周五的8:30(夏令时)或9:30(冬令时)公布非农业 人口 就业人数和失业率。


   货币政策决策直接影响美国经济走势,对美元指数、 黄金、股指有同样的影响。


  农行公布当天,将引起全球金融市场的大地震。


  市场异常波动,往往产生巨额利润。


   这就形成了一个非农业的大年夜情况。


    我们来看看非农业数据的影响。


    1.非农业就业人数。


    非农业 产值减少,意味着经济衰退,企业减产,对美元不利,对黄金有利。


    2.非农业产值增加,说明经济健康,有利于加息,对美元有利,对黄金不利。


   俄罗斯乌克兰再次施压, 乌克兰局势似乎一触即发。


  有报导称俄罗斯已在乌克兰边境和克里米亚集结超过10万名士兵,军舰进入黑海军演。


  与此同时,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利内(AlexeiNavalny)已绝食 20天,美国对俄实施新的经济制裁。


  但考虑到这种长期的力量博弈,面对地缘政治甚至军事紧张情势,市场和投资者应如何应对今年的漫长酷暑, 尤其是在全球经济从 新冠 疫情中的复苏已然 步履蹒跚之际?随着言辞交锋日益激烈,传统的“避风港”资产和波动率指数本月受到了一些追捧。


  不过迄今为止还算温和,而且经常被封锁和政策援助等其他与疫情 大流行有关的特殊影响所淹没 信贷资源南北 分化不仅 加剧了南方地区银行的竞争压力,而且信贷资源分化不均,也会造成 北方地区经济增长与金融发展陷入负向循环,从而加剧区域性金融风险压力。


  针对信贷投放区域分化加大问题,预计后续监管部门将会加强政策引导,不排除通过放松狭义信贷额度等措施,引导政策性银行和全国性银行发挥“头雁效应”,稳定对北方地区的信贷投放。


  宏观杠杆率有望下降尽管 4月信贷、 社融及M2等主要 金融数据 增速降幅超 预期,但市场对于今年信贷社融增幅 放缓早有充分预判。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4月信贷、社融及M2等主要金融数据增速超预期下行,一方面源于上年同期货币扩张带来的高基数效应,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在今年一季度经济修复势头良好背景下,4月信用扩张步伐进一步放缓。


  美联储周四公布的周度持仓数据显示,其资产负债表规模首次突破 8万亿美元。


    自从2020年3月美联储释出购债计划以来,美联储总资产从当时的4万亿美元开始飙涨,到目前为止刚好扩张“翻倍”。


    该报告还显示,在美联储宣布将撤出其近140亿美元的二级市场企业信贷便利(SMCCF)后,美联储似乎已卖出约1.6亿美元的企业债券。


  作为第一步,美联储于6月7日起开始出售其在16只债券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中的股份。


  SMCCF只是美联储去年春天推出的许多紧急措施之一,尽管美联储的支持措施恢复了信贷市场的 流动性,但该工具最终很少被使用,预计其所持资产的出售不会对市场产生严重影响。


    另外,金十数据此前也报道过,3月中起,美联储的隔夜 逆回购悄然开始升量,并在5月飙升,5月底以来连续多日每天突破4000亿美元规模并不断创下历史新高,本周美联储隔夜逆回购工具使用量首次超过5000亿美元。


    美联储坚持 扩表,货币政策暂失效  对于美联储扩表进军8万亿美元、隔夜逆回购连日“排涝”创历史新高的现象,交银国际研究部主管 洪灏日前表示,近期的美联储货币政策实际上有些临时“失效”。


  他 指出:  “流动性泛滥,导致什么都很贵,市场上缺乏合适的投资标的。


  ”  依据目前市场流动性亟待调整的格局,洪灏指出:  “明年美联储缩表是大概率事件。


  ”  他强调,要先看到缩表,才能进一步看到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


    恒生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王丹则表示:  “美联储正在用临时手段给市场一个边际收紧的信号,以平复市场持续上升的通胀恐惧。


  ”  “实际通胀压力在持续上升。


  ”王丹指出。


  在财政政策直接推动下,美国经济近期呈现出明显“过热”的情况。


  无论是物价指数、经理人采购指数、生产价格指数,近月往往突破预期,呈现出高增长态势。


    “然而与此同时,美国经济其实还没有完全恢复。


  ”王丹指出实体经济恢复和物价上涨之间的矛盾性。


  “就业市场是美国财政部最关心的经济指标之一,尚未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  显然,通胀的恐慌阻碍了实体经济恢复。


  美联储出手调节流动性,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王丹再次表示:  “隔夜逆回购这种短期工具,没有实质性紧缩的作用,只是平复市场情绪。


  ”  而有关长期的流动性,王丹则很明确地指出:  “货币政策整体依然极为宽松。


  要美联储结束量化宽松,为时过早。


  ”